兵棋系統是沒有硝煙的戰場,千軍萬馬、排兵佈陣、多維空間,盡收眼底
  兵棋系統是戰略運籌的神算子,裝備發展論證、作戰運用評估,一推便知
  兵棋系統是催生戰爭新思想的沃土,在激烈對抗的頭腦風暴中,獨顯魅力
  目前世界上著名的兵棋推演有美國“龍嘯演習”、“施里弗”演習
  兵棋系統是沒有硝煙的戰場,千軍萬馬、排兵佈陣、多維空間,盡收眼底
  兵棋系統是戰略運籌的神算子,裝備發展論證、作戰運用評估,一推便知
  兵棋系統是催生戰爭新思想的沃土,在激烈對抗的頭腦風暴中,獨顯魅力
  目前世界上著名的兵棋推演有美國“龍嘯演習”、“施里弗”演習
  對於中國軍隊信息化建設發展進程來說,這些現象不同尋常:
  2010年,時任軍委副主席的習近平同志來到國防大學,視察了我軍第一套大型兵棋系統;2013年,他又專程來到學校參加了兵棋推演。
  2011年,由汪成為、郭桂蓉等9位院士和5位領域專家組成的鑒定委員會,對兵棋系統建設成果進行評審鑒定,一致認為:達到國際先進、國內領先水平。
  國防大學兵棋團隊面向戰場、瞄準實戰,打造了逼真多維戰場環境、強制機導對抗指揮、作戰要素一體聯動的信息化演訓系統。幾年來,它被用於總部和5個戰區及國防大學的23次重大演習,受訓指揮員和參謀人員累計達1萬餘人次。
  軍事專家們認為,這是中國軍隊訓練領域的一場革命!
  “讓戰鬥首先在計算機上打響”
  兵棋,是由相互對陣的推演人員,使用代表部隊的棋子,在代表戰場的棋盤上,依據從戰爭實踐中總結的作戰規則,對作戰計劃或作戰過程進行對抗推演的工具。兵棋推演,被譽為導演戰爭的“魔術師”。
  近代兵棋是由普魯士的宮廷戰爭顧問萊斯維茨發明的。1824年的一天,普魯士人萊斯維茨展開兵棋地圖,請普魯士總參謀長馮·米夫林將軍提出推演設想,將軍越看越投入,嘆道:“這不是游戲,這是戰爭訓練,我必須將它推廣到全軍。”
  隨著普魯士的軍事勝利,兵棋在歐洲傳播併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被廣泛應用。1938年年底,德國潛艇部隊司令鄧尼茨通過兵棋推演制定了臭名昭著的“狼群”戰術,給盟軍造成巨大損失。
  現代兵棋,以現代戰爭理論融合軍事運籌學、系統仿真學及信息技術等構成大型戰爭模擬系統,勾勒出多維、全面、逼真的信息化戰爭圖景,使得從實驗室中學習戰爭、推演戰爭、預判戰爭成為現實,創造了一個逼真的戰略戰役指揮訓練環境。
  國防大學兵棋系統總設計師胡曉峰難以忘記那個震撼人心的戰例——
  20世紀90年代,一場激烈的“戰爭”在卡塔爾多哈郊外大漠中悄然展開。然而,這並不是一場真槍實彈的較量,而是美軍利用兵棋系統舉行的“內窺03”演習,彩排“打伊倒薩”作戰預案。
  讓人震撼的是,這次演習的最終結果和幾個月後美軍進攻伊拉克的結果幾乎完全一致!
  2007年,軍委總部正式賦予國防大學兵棋系統研發重任,胡曉峰和他的戰友們挑起了這副重擔。但如何構建這套系統沒有成熟經驗可借鑒,一切都要從頭摸索。
  某運行體系是整個系統的“發動機”,研發難度極大。一連數月,這個運行體系如同束縛在大家身上的枷鎖,讓人一籌莫展。研發團隊通過對大量參考文獻的反覆推敲,對龐大程序的反覆調試,對海量實驗數據的細緻分析,最終設計出一種全新的體系結構方案,成為系統的一大亮點。
  兵棋系統引入部隊演習後,橫亘在課題組面前的又一座大山是如何輔助導演部對演練情況進行科學、客觀、量化的分析評估。總師組經過論證,研發出可視化回放講評系統解決了這一問題。
  幾年來,他們先後攻剋數十項多領域關鍵技術,完成了數百類軍事規則模型的設計和幾百萬條作戰數據的收集整理,創造了多種新型教學訓練演習模式,造就了一支軍事與技術相結合的兵棋研發團隊。
  逼近真實的“第0.99場戰爭”
  盛夏,國防大學兵棋演習大廳內“烽火再燃”。數百名高中級幹部學員依托兵棋系統搏殺在虛擬戰場上。台前幕後,幾十名科研人員各就各位,全神貫註進行系統控制和演習導調。
  “兵棋系統抓住了聯合作戰訓練轉型,讓指揮員參加近似實戰的推演過程,能夠真正‘抗’起來、‘謀’起來、‘算’起來,有打仗的味道。”廣州軍區某集團軍參謀長林火茂坦言。
  2012年10月,總政幹部部利用兵棋系統,對廣州戰區聯合參謀超前培訓班進行綜合考核。
  當紅方指揮員組織第一梯隊登陸兵搶灘上陸時,竟然沒有任何航空兵支援掩護。紅方指揮員當場就急了:“我派出幾十個架次的航空兵,為什麼命令都沒有執行?”
  導調人員立即引導紅方指揮員對航空兵的行動裁決過程進行規則查詢。結果紅方指揮員發現,根據歷年來的氣象數據統計,雖然在這一時段出現雷雨天氣的概率很小,但系統卻恰巧隨機模擬出了這種極端天氣,導致航空兵完全不能出動。
  考核小結時,參演學員們感嘆說,系統充分體現了實戰中的各種可能性,迫使我們真正按實戰要求去籌劃指揮和保障。尤其是這種裁決過程的開放透明設計,不僅知其然,還知其所以然,讓我們贏得明白,輸得服氣。
  近年來,北京、濟南、南京、蘭州等戰區對抗演習中,紅方指揮員和所有參演人員,每時每刻都真實地感受到有一個強大對手的存在、有一種真實的作戰壓力。在去年舉行的某專項兵棋推演中,紅藍雙方對抗激烈,紅方屢現失誤,演習間隙紅方政委要求撤換下級指揮員職務。這種真打實抗的“火藥味”在兵棋推演中越來越濃。很多紅方指揮員感嘆,我們在推演中的所有謀略和戰法,都是被對手逼出來的,“參加一次演習就像真的打了一仗”。
  “人才,決戰未來戰場的制勝之道”
  在研發團隊中,既有彭希文、刁文清這樣的軍事領域的專家團,也有司光亞、吳琳等技術方面的領軍人。一批中青年科研人員在系統研發中發揮了“主攻手”作用。
  司光亞主任是在胡曉峰總設計師之後,第一個加入兵棋團隊的成員,他所在的戰略模擬教研室是“兵棋團隊”的老底子。刁文清、吳琳、張明智……7年裡,從一個教研室先後走出了3個教研室主任、5個教研室副主任,在國防大學乃至全軍,也難以找到先例。
  兵棋團隊還大膽起用年輕人,使他們得到快速成長和發展。戰役兵棋系統教研室主任吳琳,32歲就擔任副總設計師,主管戰役兵棋系統的研發。吳琳在不斷磨練中成長,30出頭就問鼎“中國青年科技獎”,2013年獲國家“求實”傑出青年實用工程獎。如今他是國防大學最年輕的教授和教研室主任。
  近年來,團隊先後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兩項,全軍科技進步一等獎3項。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對兵棋團隊寄予厚望:“兵棋團隊的眼光應該像探照燈一樣,照的不是過去,不是現在,應該是未來,應該是天空,天空就是未來。”  (原標題:讓戰爭在計算機上先打一遍)
創作者介紹

wedding

lozfpsldogum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